第一百二十四章 扁鹊手札

官术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扁鹊手札
    ((官术网 ( http://www.3dllc.com))(豆丁原创论坛( http://Bbs.Docin.net))--数十万的完结小说免费下载))((官术网 ( http://www.3dllc.com))(豆丁原创论坛( http://Bbs.Docin.net))--数十万的完结小说免费下载))((官术网 ( http://www.3dllc.com))(豆丁原创论坛( http://Bbs.Docin.net))--数十万的完结小说免费下载))祝贺‘猪哥’升级为本‘堂主’级大哥,今天4,顶上‘猪哥’的35张催票狗子拚了加大收藏,才是王道,谢谢

    ………………

    这对母子就这样子一个蹲着一个坐着,也没说话,思绪乱飞房间里弥漫着一股子淡淡的凄哀

    “干娘我明天就要离开天水坝子了,今天回来交待一下我在林泉给你租了几个房间,你搬去跟我一起住这里条件太差了,以后我养你一辈子,等以后有了孩子您给我带孩子好不好?”叶凡轻声说着,心儿酸,眼眶温润了

    “孩子,我肯定会给你带的,不过现在你还没有其它不用说了,我是不会离开天水坝子的若梦在这里,水根也在这里,家在这里,我喜欢这里,这天水坝子就是我的根唉凡儿,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想头算啦,回房间好好睡,我会照顾自已的,你有空来瞧瞧我就是了”

    叶金莲轻轻说着叹了口气,“今天镇里又来了两个小伙子,说是为了加强天水坝子工作组调进来的春水和段海现在带他们去李家村了,估计是有什么事儿,要晚点回来凡儿,你现在是大官了,干娘就一句话,希望你做了官别忘本,能为老百姓做事就多做一些自身要清白,别去贪积些德,上天会知道的,唉……”

    “干娘我想给我卖一台煤气灶回来,整天砍柴也太累着了以后煤气烧完后打个电话给我叫人顺带着捎上来”叶凡说道

    “这孩子,你现在还没娶媳妇儿钱要存起来,怎么能乱花?干娘身体很好,农村人砍点柴火没什么煤气多贵呀,一瓶就要几十块,比我一个月的饭钱还多别买,干娘喜欢这柴火灶,烧起来身子暖烘烘的,后锅也有汤洗澡洗脚的,方便

    还有,以后来看干娘别买这些贵东西,农村人没有那么金贵,这什么鹿茸,太阳神的太贵了还有这烟,一包好像要20来块,买过,我娘家兄弟都是粗人,抽不惯等下给他们了还得拿去换,唉”叶金莲今天话特别多,牢里牢叨的把叶凡当小孩子了

    “嗯干娘,我知道了”叶凡声音有些哽咽,转头朝自已房间走去路过二芽子房间时现门虚掩着还有灯

    “这小子,都快11点了还不睡”叶凡心里想着轻轻地推开了门

    “啊……谁……你……叶……”二芽子吓得手一啰嗦赶紧把一卷什么东西塞进了被窝里,脸色红通通的像猴子屁股,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叶凡大为好奇,随口问道:“藏什么,拿出来”

    说完伸出了手

    “没……没东西”二芽子脸一下子绿了,慌乱的说道

    “噢你小子敢跟我说谎了,别啰嗦了,快点”叶凡故意催道,看着二芽子可怜的样子觉得好笑

    “拿……拿去”

    二芽子很不好意思无奈的拿出了东西,叶凡一看顿时傻了眼一卷很大的,Ru黄色,略显老旧的古代竹简展开来现有近三米长,一尺宽这种竹简跟平常电视中见过的竹简不一样,一片片都有半尺宽,一尺长薄如蝉翼,收起来时根本就是叠起来的像个四方体而不是卷形的

    每一片竹简上面雕的全是裸着身子的男男女女,甚至有男女藕合的春宫艳情图图的旁边有许多变形的文字样东西,原来这小子在看**,难怪要作贼样子

    “你小子,好的不学整天就琢磨这些,哼”叶凡一下子板起了脸,冷哼了一声手扬了起来,吓得二芽子大叫道:“叶……叶组长,我再也不敢了

    “咦”叶凡突然惊讶得失声叫了,因为他这时才想起来这竹简肯定不是现代人搞的上面的字体好像是很古时的那种大篆体,歪歪弯弯有时像蛇爬叶凡在学校也是一古代迷,细细地观察了一阵子后终于认出了开篇上的四个字——扁鹊手札

    “扁鹊手札”叶凡心里念叨着突然身子骨一震心里大喊道:“老天,扁鹊不是神医吗?他老人家搞的手札那不了得,怕不是属于国宝之流”

    想到这些心思一下子那可是活络开了,心道这小子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的,还能捡到这种宝贝,转头一脸严肃的问道:“二芽子,给我老实说,这图从哪里来的?我不怪你,你大胆说”

    “叶组长,那天他们挖开龙墓后就抢了起来当时这卷东西外面还有个木头盒子装着后来村民们硬是砸烂了木盒子,现盒子里有几锭银子就抢了起来这卷竹子他们看了一下,隔壁林二嫂也瞅见了,还骂‘下流、无耻’什么的就被大家给扔到了墓外面了我当时也想看宝贝,可是挤不进去,见一东西砸来顺手捡了起来,现……上面图好玩就偷偷带回来了我这不是偷东西?噢这竹子最后有个小竹筒,里面还有十几枚金色的针,我拿给你”

    二芽子说完钻到床低下不久拿出一个青色竹筒,叶凡打开一看那是两眼直里面有一卷非常细腻的布,布上有许多细孔,正插着一排金针

    长长短短都有,长的还弯曲着拉出来有近2米,短的一厘米左右这针虽说经过几千年了但还是非常亮丽的,只是微有点麻黑很明显,这金针很可能就是扁鹊用的‘针刺治医术’中的金针叶凡抽出了一枚细察下去,惊讶的现这么长的针里面居然是空心的就凭着古代的铸练技术怎么可能铸炼出如此精致的金针,丝毫不比现代的吊针差

    “嗯以后注意点,这东西没收了”叶凡装着冷脸拿着那东西走了,回过头道:“二芽子,你才十来岁,不读怎么行?听说你以前去鱼阳二中读过半年初一就辍学了,收拾一下,今天跟我下去回二中读去所有费用我来出,不用担心,你小子把读好就是了”

    “叶……叶组长,我可以读了吗?我有读了,啊……”二芽子高兴得跳了起来,在房间像个疯人,看得叶凡心里酸这对于小孩子来说最基本的权利二芽子居然像是中了500万大奖似的这没爹没妈兄长又不知怎么回事的小孩着实可怜,所以叶凡决定帮他一把

    回到房间后叶凡细细地揣摩了一阵子,现这《扁鹊手札》哪里是**,根本就是一部手雕的医学宝典记述的全是扁鹊神医在行医中遇上疑难杂症时的一些心得体会

    其中就专注的讲了‘金针术’和‘阴阳合融法’原来那**其实讲的就是男女之间阴阳合和之时调和阴阳,使身体达到阴阳平衡,适全于人体的养生之道当然,叶凡也是囫囵吞枣,初初扫了一遍,许多字不认识,凭前后联系着猜的

    这时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知道春水、段海他们回来了于是放下手札下了大殿

    “叶镇长,你来啦”春水和段海都很高兴地叫着,语气中略显恭敬味儿,“这两位是刚调进工作组的,这位是刘军,原来在庙坑乡派出所工作秦记说是要加强天水坝子的治安管理工作,所以叫了一位公安来配合着这位位是杜月月,原来在庙坑乡财政所工作,现在咱们工作组的财权就交给她了,是蔡镇长交待下来的,蔡镇长叫我给你说一下”

    春水指着一男一女介绍道

    “哼撤乡并镇还没开始已经有人开始行动了咱这天水坝子工作组真成了香饽饽了进两个人连个招呼都不给我打一下,秦志明借来的公安刘军,估计是怕我走了后段海、春水镇不住场子所以来了个公安起点威慑作用

    唉秦记也不想想,天水坝子人连赵铁海这个所长都敢下刀子,来一个公安顶屁用蔡大江把庙坑乡财政所的杜月月安排进来就有点耐人寻味了,难道也瞄上了林泉镇财政所所长的宝座不过这一个年青姑娘想争取到合镇后的财政所所长之位似乎太嫩着了一点不知道蔡大江是何意?妈的山雨欲来风满楼,林泉镇的风暴快来了……”叶凡飞快的在头脑中捋了一下

    “叶副镇长,您好”一男一女都很有礼貌,恭敬地打着招呼

    “欢迎啊你们肯到咱们天水坝子工作组来,就要做好吃苦的准备农村不比城镇,什么都不方便,特别是要注意工作方式……”叶凡乘机勉励了几句,“管它的蔡大江想使啥招咱接着就是了”

    “段海,我走后这天水坝子工作组暂时由你代组长,一定要干好选举畴备工作有事多找几个族长商量一下,要注意工作方式……”

    叶凡又叮嘱了一翻

    “是叶镇长,我一定小心细致干好您交待的工作”段海回答得非常干脆,不过眼神中并没露出失望的神色,也许掩饰得好

    “嗯还算镇定并没因为失去暂时的代组长失落”叶凡心里点了点头,如果段海能干得听话的话,以后撤乡并镇时一定要给他安排个股办主任位置以后展成为自已的手下也不错不过关键得看他的态度了